眼 睛 里 的 浩 瀚 宇 宙

2009年11月1日星期日
6 评论
 .
每天睡前都有一个习惯。

闭上双眼。隔着薄薄的眼皮,我所看到的是一片浩瀚的宇宙。这里有千百亿颗恒星和七彩缤纷的银河系,刹那掠过的流星。

感恩自己,感恩这宇宙赐给我们的一切,然后带着感恩的心渐渐入睡........

高 潮

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
27 评论
 .
昨晚和霓做了一场很棒的爱!我们同时达到了高潮,而她过后再有两次的高潮。

在前一天,我们还陷入感情的低潮。孩子的事情,不必要的猜疑,充斥着我们彼此的关系。

经过昨晚的详谈,沟通,宽恕,谅解,包容,我们交出彼此最真诚的心,无私的爱。

每一寸肌肤的接触,每一个轻柔的吻,我们都用爱去感觉。

我们达到了心灵与肉体的结合,我们的爱在高潮中升华。

原来,爱是无尽的。

学 游 泳

2009年10月24日星期六
9 评论
.
我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身边的朋友个个都学会游泳,而我到了十岁,还没机会在海里畅游。

印象中妈妈不曾带我去过海边,而且更极力的反对我到海边去玩。记得有一次,邻居"报料"给妈妈说看到我和朋友在边海玩水,妈妈的反应之激烈程度是我当时所预料不到的,后果肯定是一轮的鞭打!

鞭打虽然很痛,但也警惕我以后要更加的小心,更要周密的安排,以确保万无一失。

待"风声"没那么紧时,我骗妈妈说要去行为良好朋友的家玩。去到朋友家,马上就换上朋友借给我的衣服,然后就步行到附近的一间冰厂。这间冰厂有一座大约二十度倾斜,三十米长的木制小码头,朋友都喜欢轮流的推着对方,利用码头的倾斜当滑梯,用力的把对方推下海,这么刺激的玩意儿只能在我和朋友去了几次,学会游泳后才能参与。

每次游泳后回到朋友的家,赶快把湿漉漉的衣服换掉,穿回自己的衣服,再和朋友玩上一小时,弄到自己满身臭汗才回家。这方法非常的管用,妈妈也从来没发觉任何蛛丝马迹。

我学游泳的过程也非常的"刺激"!其他朋友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学会游泳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不知情下被朋友推下海,在海里拼命的挣扎,喝了几口海水,朋友看了感到不对劲,马上跳下去把我救上来。这样一天里大概重复几次,过了几天的"刺激",我慢慢的就学会游泳了。

当然,这样另类的教法,我的游泳肢势,严格讲起来也不正确的。我的是"自由式"的,但这"自由式"和正式比赛的"自由式"有很大的差别,我的"自由式"是很自由很随意的摆动,只要不往下沉和游得动就可以了。

现在回想起来,真为我的无知和勇气捏一把冷汗!如果妈妈知道我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学会游泳,她肯定会被惊吓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庆幸当年不听妈妈的话,不然我到现在都不会游泳。

感恩自己让孩子从六岁起就开始学游泳,也让自己在旁偷师,学会了正式的"自由式",也学会了正统的蛙式。很遗憾的,霓霓上了很多堂课,至今都没学好。

我的鸳鸯戏水梦.......哎!远矣......

2009年10月22日星期四
7 评论
 .
小时候,妈妈常将买东西找回来的散钱随手的放在房里的化妆台,针车或床边的小桌子上。妈妈的房间是开放式的,除了晚上睡觉,房门一天到晚都是开着的,任何人都能自由的进出妈妈的房间,而那一堆的银角就成了顺手牵羊的牺牲品。妈妈从未点算过这些银角,少了几分几毫她也不在意。

今天中午,彭老师来电告诉我悦惟偷了班上同学的钱包,听到这消息,除了为悦惟的行为感到痛心,更勾起这被我脑海里的橡皮擦擦得一干二净,却清楚的烙印在我心灵深处的往事。

直觉告诉我,当年我曾理直气壮的顺手抓起几个银角,买我喜欢吃的,喜欢玩的。也许我不认为这行为是偷,也许我也曾怪罪妈妈把钱到处乱摆。

我以为我不曾偷窃,我以为我不曾偷过妈妈的钱,而我当年的行为今天却从悦惟身上投射出来。

在妈妈的心目中,我一直是她最乖最听话的孩子。 她最乖最听话的孩子曾经偷了她的钱,她却不知道。

我已无法向她说出真相,现在唯有隔空向她道歉,请求在世界另一端的她原谅。

对不起!妈,我偷了你的钱。

对不起!孩子,我偷了阿嬷的钱。

老 花 眼 镜

2009年10月21日星期三
13 评论
.

戴上了老花眼镜,不得不承认自己已到了不惑之年。

那天在眼镜店里,还坚持向那年轻的店员说要配"远视"眼镜。看着我这步入不惑之年的中年人,在小心翼翼的避免碰触敏感字眼,斤斤计较的为点算眼角的鱼尾,不免感到疑惑。

唉....我们中年人的心情,你们年轻人哪会懂,就像我小时不明白为什么隔壁的阿伯总把稀少的头发拼命的往一边梳一样。

在我还在为我的年轻感到沾沾自喜的时候,悦沁已摇着高挑的身段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不知是不是人老了就会有特别多的回忆,因为这副老花眼镜,开始有很多的回忆,因为开始老了,怕记忆力衰退,怕若干年后好多事都想不起来了,浓浓的咖啡变成了淡淡的清水。

脑袋不中用,就要学会做纪录,而这里会是一本很棒的笔记簿。

这里的我很自我,很随意,只谈自己的感受,不谈别人的故事;只依自己的喜好,不管他人的褒贬。喜欢就长篇大论,不喜欢也可只留下几个字;今天可能是五岁,明天也许是初中三;这篇是唉声叹气的中年人,下一篇就变成了精力充沛的小伙子。

思绪本来就是那么的天马行空,我原来就是这么的自由自在。